SUN時事…本地新聞

「坐十世監都彌補唔到」
諾雯母憶女臥病


 26/02/2004

【本報訊】雖然唐永強已受到法律制裁,對於兩名受害女童的家屬,傷痛無法彌補,尤其是十一歲女童陳諾雯的母親,自從女兒一年多前慘遭毒手後便終日以淚洗面,憶女成病,更令她悲慟的是,唐竟在庭上辯稱陳諾雯被誘拐當天向他勒索閃卡,陳母對此非常激動:「阿妹(諾雯暱稱)根本唔識唐永強,我唔明點解會咁?呢個衰人無法無天,就算坐足十世監,都彌補唔到!」


陳諾雯枉死逾一年,惟時間未能沖淡陳母喪女之痛,陳母身心俱疲,連眼睛都哭壞了,百病纏身,床邊堆滿藥物,要定期覆診,記者日前到訪,陳母臥病床上,說話氣若游絲,但一提及唐永強在庭上指稱陳諾雯要脅他送閃卡,否則致電回家報稱遭拐帶,陳母激動得捶胸痛哭:「點解佢要講大話?講到阿妹咁貪錢、咁冇家?點解佢一陘漯像冇?點解佢到呢一刻,都唔肯講出真相?」

不信愛女跟兇手返家

陳母眼中的「阿妹」乖巧、做事有分寸,至今也不相信愛女會自願跟兇手返家:「每日放學,阿妹除}有一日要參加合唱團外,其餘日日都去補習,唔會遲過七點鐘返屋企……阿妹好節儉飽A我每日畀十蚊零用錢佢,佢都會剩番五、六蚊畀我儲起;有一次佢三叔畀一百蚊佢買躑飽A佢都話太多唔肯要,如果佢真係個衰人講得咁曳,我點會咁痛心?」
陳母憶述,陳諾雯失蹤當晚,本已從補習社回家,但跟同學「煲電話粥」時,憶起同學送了一張抽獎券給她,便匆匆掛線,趕到元朗廣場抽獎,當時陳母還未下班,致電回家時本欲不讓女兒外出,惟女兒再三保證十五分鐘內必回來,陳母才勉強答應,豈料一去不返。

無法工作經濟陷困境

陳母哭得肝腸寸斷,斷斷續續地說:「警方畀元朗廣場蛾影帶我睇,影到阿妹跑住入飽A證明佢真係趕時間啦……佢膜橑N帶錢出街,點會用兩蚊同個衰人換閃卡?如果阿妹真係認識唐永強,佢一定會同我講飽A我覺得個衰人係用邪術呃我個女返屋企……」
愛女的遺物,陳母都放到床下的抽屜,包括用來儲錢的錢箱,每當丈夫外出上班,陳母便會拿出諾雯的照片細看,家G一事一物,都會勾起對女兒的思念,陳母因抱病無法工作,家中經濟亦有困難。但陳母心中最盼望的是,愛女早日安息。
陳諾雯生前是Twins的歌迷,Twins昨得悉案件裁決結果後表示:「希望小妹妹得到安息,早日輪迴,下一世做人可以開開心心,做錯蠶舅H終於得到報應。」
兇案發生至今一年多,陳母仍未平復傷痛的心情,抱病在床,跟記者說到愛女慘死時,更是哭得肝腸寸斷。 朱先儒攝
嚴佩珊
陳諾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