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時事…本地新聞

兩女失蹤 警無頭緒
手機號碼成破案關鍵


 26/02/2004

【本報訊】唐永強思想變態行為叵測,令警方調查時困難重重。十一歲女受害者陳諾雯失蹤近半個月,元朗總區幾乎總動員尋人也無發現,直至十歲女童嚴佩珊也告失蹤後,警方才在她的電話簿上發現了唐永強的手機號碼,才開始找到頭緒,可惜最終無法救回兩名受害者。負責調查此案的偵緝高級督察姚本充慨歎說:「兩個女仔都好乖,生得好靚,真係可惜!」


姚本充憶述,警方當日在兇屋內發現多本閃卡簿,收藏了TWINS、其他歌星及卡通人物的閃卡,一本本放在房及廳中CD架上,姚本充估計唐永強先利用自己的年幼子女去親近受害人,再以數以百計的閃卡及電子遊戲機誘騙女童到其寓所玩耍。
姚本充形容「感覺上,唐對細路女特別有興趣」,最初唐永強正是帶騠P前妻所生的兒子到元朗朗屏壑蓿撉戛氶A結識當年僅十一歲的樊柳珊,由於他帶韝p朋友,令他容易接近女孩,減低防範性,樊當時更介紹唐予父母認識,叫他「叔叔」、「哥哥」。前年再故技重施,帶同三子女去抽閃卡,誘騙陳諾雯與自己的子女玩。

免偏見警借人錄口供

案發後警方首先發現嚴佩珊的屍體,其下體嚴重受創,血流如注,初步驗屍的法醫官及姚也不禁搖頭歎息:「個細路女舅U體嚴重被撕裂,有大攤血,仲要係臨死前或剛剛死後被性侵犯。」姚如今回想仍十分難受,後來指紋鑑證科見事態嚴重,幾乎全屋「掃晒指模」,至於陳諾雯的屍體已腐爛得無法辨認,法醫官經通宵化驗屍體及陳父母的血液樣本,經DNA證實身份。
調查此案最大障礙是唐永強案發後即時送往深切治療部急救,且陷入昏迷,令調查工作較難入手。姚本充表示,由於他擔心參與案件的同僚有先入為主的觀念影響,當唐清醒後,他要求借調反黑組人員為唐錄口供,至於唐聲稱十六歲時赴泰國學得「五鬼復仇」巫術,警方其實對此抱有懷疑,且出入境紀錄亦顯示,唐過往未曾去過泰國。
樊柳珊年僅十一歲時已認識被告唐永強。 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