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時事…每日專題

八十三歲高齡的樹仁學院校監胡鴻烈仍要為爭取學院升格奔波。

樹仁升格後年圓夢

文: 專案組 攝:謝柏W08/04/2003

大學四年制與三年制,孰優孰劣,難以定論,但一年之差卻使樹仁學院校監胡鴻烈,營營役役了三十多年,還未能爭取樹仁升格為大學。相對各大學刻下為政府撥款爭崩頭,胡鴻烈當年不肯放棄四年制,換取資助,恍如逆水行舟。不肯妥協的人通常很孤獨,但胡鴻烈絕不,因為有近二萬名畢業生伴他同行。今天,胡鴻烈仍要為升格事宜奔走,但距離夢圓之日似乎不遠了。

樹仁發展踏入關鍵時刻,八十三歲的胡鴻烈為此未能言休,每日九時上班直到傍晚。雖說很多校務已交由兩名兒子接手,但胡鴻烈還是不放心,整天跑上跑落,處理校務,連星期六、日也不例外。對於其他長者可以晨運歎茶,他挺幽默地說:「我不用晨運,在學校走來走去,已經是很好的運動。」

擇善固執 拒不改制


自七一年創校開始,胡鴻烈便希望樹仁有朝一日可以名正言順升格為大學,奔波了幾十年後,這個夢想似乎有機會實現。「我們現時已有四個學系成功通過評審成為學位課程,今年內會把其餘六個課程提交當局評審,估計在○五年九月正式升格為大學。」胡鴻烈蠻有信心地說。為配合學校升格,他還耗資近二億元興建二十九層高的學生和職員宿舍,工程已經展開,明年十月建成。
回首當年,胡鴻烈明白若答應放棄四年制,接受政府資助,樹仁要升格為大學,路途不會如此崎嶇,但為了育理想,他堅拒妥協。「四年制十分重要,可以打好學生基礎,辦學要有自己的理想嘛……樹仁就在『法令』和『金錢』兩種壓力的夾擊中殺出一條生路。」儘管不少人說他頑固,但他卻認為自己擇善而固執。
事實上,管理樹仁三十多年,最令胡鴻烈刻骨銘心的一宗事也是與大學學制改動有關,而非創校的那段日子。他憶述:「八八年樹仁首次參加罷課,與其他院校學生遊行反對政府提出四改三,當時中大被迫低頭改為三年制,醞釀改四年制的港大,則要叫停。四年制是全世界主流,香港竟反其道而行。」

開辦樹仁 爭一口氣


現在大學數目遠較以前多,接受大學育的年輕人數目,比三十多年前增長以十倍計,樹仁若能升格為大學,角色定位會是怎樣?胡鴻烈頷首道:「隨顗懋|進步、經濟轉型,大學生永不怕多;樹仁會繼續替社會培養有用的人,貫徹四年制特色,樹仁升格大學後,與內地及其他大學的合作將更容易,發展空間更大。」
很多人都以為胡鴻烈是在太太鍾期榮提議下,才創立樹仁,理由是當年很多年輕人都無辦法進大學,其實他興辦樹仁,某程度是要替自己爭口氣。胡鴻烈辦育並非半途出家,早在五五年從英國取得大律師資格回港後,他為了培育後人便到聯合書院授法律,並出任代院長,因而與其他南下學者例如新亞書院的錢穆、唐君毅等人稔熟。
六十年代初,政府將新亞、聯合和崇基三間書院合併,組成中文大學,胡鴻烈加入了中大校董會,三年後卻給人踢出局。「在殖民統治下談中國文化是無空間的,不肯妥協的舊人全要離開,就是聲名顯赫的國學大師錢穆,最後也無法留下來。」胡鴻烈慨歎一間大學最重要的是背後的辦學精神,可惜香港的大學很多徒具外表,「中大創校這麼多年,到現在提倡的還是錢穆當年在農圃道建校的新亞精神。」

省吃儉用 賺錢養校


創辦樹仁,胡鴻烈將當大律師所賺的錢全押下去,花了七十萬元買下跑馬地成和道三層高的小洋房做課室。七八年,政府撥出寶馬山的一幅地,讓樹仁作為永久校址,但地皮峭斜,在坡上只能興建幾層高的校舍,他不服氣打了一百七十六條樁,建成十二層高校舍。樹仁屬非牟利學院,但要自負盈虧,到現在胡鴻烈還要省吃儉用,以及繼續當大律師,賺多點錢「養」樹仁。經營雖艱苦,但目睹學校逐步成長,他感到自豪和安慰。
與胡鴻烈交往過的人都盛讚他是一個謙厚長者,記者親身體驗,這個絕非溢美之詞。甫踏進他的辦公室,他便送上自泡香茶。要八十多歲的長者泡茶給晚輩喝,記者一邊接過茶,一邊感到汗顏。
胡鴻烈愛龜,因其性格堅毅,與己相近,然而「神龜雖壽,猶有竟時」,胡自知年紀已不小,與他同輩共事的人,好似當年的立法局同事,不是退休,便是過身。不過,樹仁升格夢未圓,他會堅持不退。

窮秀才之子 苦讀大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