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時事…每日專題

炸彈處理主任袁漢榮警司表示拆彈時腦海一片空白,只是集中精神解決危機。

拆彈專家}民玩命

文: 吳康偉 攝︰勞家輝(部分)07/03/2003

美孚新壑什篕行昨日發生「人肉炸彈」事件,令市民聞彈色變,拆彈專家的角色顯得更為重要。全港現時僅有四名專業的拆彈專家,他們面對不斷發生的炸彈案件,生死處於一線間,必須沉騔野I以及擁有清晰思維,加上經驗豐富的部署,才能在千鈞一髮間完成任務。

在一九七二年以前,香港並沒有專業的拆彈專家,當時每次發現懷疑炸彈物件時,只由警察部的彈械人員負責,駐港的英軍炸彈處理人員則在旁提供協助,這班業餘性質的拆彈人員,每次出動時均危險萬分,甚至有拆彈人員被炸至重傷死亡。一九七一年警方唯一的軍火專家諾曼希路拆彈時被炸至右手殘廢,促使警方於翌年決定成立爆炸品處理課(EOD),並從英軍招聘一名合資格的炸彈處理主任,成為首位炸彈處理主任。

首位拆彈華籍警員


多年以來,本港不斷發生炸彈案件,爆炸品處理課的地位亦愈見重要,炸彈處理主任向來由外籍警官擔任,直至一九九三年警隊推行本地化,才出現首位華籍警員擔任炸彈處理主任。過往一直鮮為人知的爆炸品處理課,亦逐步公開他們拆彈的工作及箇中驚險之處。
現時本港僅有四名炸彈處理主任,其中一位袁漢榮,在一九八八年警隊招募拆彈員時加入志願拆彈小隊。他表示,當時因貪得意報名,成為首位加入拆彈組的華籍警員,其後數年不斷協助炸彈處理主任工作及到各警隊部門推行訓練課程,一九九二年獲邀加入爆炸品處理課作全職工作。為應付危險萬分的拆彈工作,他曾接受四年訓練,包括到英國兩間軍校接受土製炸彈、常規軍火與生化核武器訓練,及赴澳洲與加拿大實習,並考獲專業警司資格。
爆炸品處理課工作統計

保持低調行動迅速


拆彈專家每次出動均要面對死亡威脅,他便曾以身犯險,與香港有史以來發現的最大型炸彈「力搏」。一九九五年七月六日,一艘貨輪在青衣島對開六百公尺海面起錨時,撈起一枚十四吋直徑、四十四吋長、重五百磅的戰時美製M64空投炸彈,一旦爆炸,十公尺半徑範圍內的人及建築物均無一幸免。當時情況嚴峻,若妄加移動可能即時爆炸,但若放回水中又會增加拆彈難度,他衡量過情況後,決定親身上陣,穿上救生衣攀上船錨,坐在炸彈上檢查彈身、彈殼與拆除信管,花了個半小時才將信管拆除,解除危機。他說︰「每次出動都係孤身犯險,助手至少相距一百公尺,有時都會覺得幾慘,但勝在每次完成任務後都會有一份成功感。」
爆炸品處理課內部指引,要求拆彈專家每次出動拆彈時,必須低調兼行動迅速,還要作出合理範圍的疏散,以保障公眾人士的安全。袁漢榮舉例說,二○○○年在瑪麗醫院發現炸彈案件,在中午接報到場後,與醫院方面商討兩個多小時,終說服院方疏散距離炸彈最接近的H座建築物內近千多名病人及職員,然後才拆彈,結果至凌晨三時,將炸彈內近九成炸藥溶解時,突然爆炸,幸爆炸力不大,並無釀成傷亡。
近年來,本港發現爆炸案件愈來愈多,爆炸品處理課在二○○一年便創下出動四百九十六次的最高紀錄,包括處理了四個土製炸彈、十七個已爆炸彈及四百八十八個未爆軍火,二○○二年出動次數亦達一百八十六次,包括五個土製炸彈、四個已爆炸彈及四十四次處理未爆軍火。
雖然拆彈專家每次均會配以安全裝備上陣,但袁漢榮說︰「我巨迨W落壅z衣只可以抵擋爆炸力較細舅g製炸彈同手榴彈。」拆彈專家近年不斷面對在重建地盤或竹篙灣挖泥撈起數百磅重的戰時炸彈,以及要在水底及海面上工作,防爆衣的保護作用有限,有時他們為免穿上後阻礙活動,甚至會主動脫下,令工作危險性大大增加。

時有受傷聽歌減壓


此外,拆彈專家所面對的危險,很多時並不是隨時爆炸的炸彈,而是炸彈所處位置的環境,例如在二○○一年處理的一連串挖泥船掘出炸彈事件,拆彈專家任務中最危險是在海上船過船、爬過濕滑的挖泥船鐵梯與在滿載浮泥的船艙下進行拆彈。
雖然由一九七二年成立至今,本港從未再發生拆彈專家被炸傷的事件,但他們均曾在工作期間受傷,包括搬運或移動炸彈時被夾傷或壓傷,袁漢榮也曾被炮彈壓傷右手,紅腫了五日,期間仍要負傷處理十多宗拆彈案件。
袁漢榮表示,拆彈專家每次進行任務,不只自己生命會受威脅,亦要背負公眾的安全,面對沉重壓力,他說︰「拆彈專家都有各自紓緩壓力舅隤k,包括做運動、聽古典音樂,我亦會經常做義務工作令自己鬆弛。」

志願參與嚴格訓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