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時事…每日專題

失業率持續上升,不少人連兩餐溫飽也做不到,心情鬱苦。

為二百蚊失業大軍鬥癈柴

文: 葉永芝 攝:吳康偉13/10/2002

失業大軍日漸增加,他們的挫敗感愈來愈強烈,尊嚴也可以為錢放下。六十多名失業人士公開自己失業後如何遭人冷眼、生活如何艱苦,甚至將自己比喻為一隻狗,鬥「廢柴」的目的,只為競爭十個名額,取得區區二百元車馬費,這種陷入絕境的心態,非其他有工做、不愁兩餐的人可以領略得到。

廢柴之爭是由一次招聘活動開始,一間名為W創作社上月底刊登了兩天小廣告,以二百元及兩張《廢柴》話劇門票的微薄酬勞,公開聘請十名失業人士出席分享會,講述失業後感受及讓傳媒拍攝採訪。
《廢柴》舞台劇五名主角,運用廢柴精神,創出奇翩A藉以鼓勵失業人士。
舞台劇《廢柴》鼓勵失業者以創新態度尋覓生機。

為薄酬 甘願做狗


中國人傳統觀念是家醜不外傳,失業已夠苦,更何況要自揭瘡疤,但出乎意料之外,廣告出街後反應熱烈,數日之間收到超過六十封求職信,超額六倍,經揀選後,最終選出了十名年齡由二十六至三十九歲、失業兩個月至六年不等的男女,他們獲邀免費欣賞《廢柴》舞台劇的演出,但最重要的是,他們可以獲發二百元酬金。
「好坦白講,二百蚊隊H必握井Y小數目,會唔肯企出琚A但對我睋艘N好緊要,為}錢,我可以做一隻狗!」
現年三十九歲,曾在銀行任職文員助理、失業已四年的哥斯拉(花名)表示,一直努力求職,不斷參加勞工處的再培訓資助計畫,希望自我增值,但始終找不到工作。他為了供養年老的母親,已放下尊嚴申領綜援。他對廢柴一詞,可說有深切體會:「我有手有腳,v綜援一定俾街坊同親戚笑無用、廢柴!但我已經乜都冇,錢對我睋縞至係最重要!」

省車錢 步行回家


失業六年,有中五程度的阿威坦承,為了二百元才願意站出來剖白失業之苦:「如果冇膜G百蚊,我點會琚I」阿威多年來一直在政府部門從事文職工作,九六年終止合約後,只靠散工維持生計,平均月賺不足二千元。雖然與家人同住,沒太大經濟負擔,但他說失業的感覺十分難受:「我可以承受無錢,但最慘屋企人唔體諒我!阿哥有時仲寸我:『點解你成日陲峊齱H點解會搵唔到酈窗H』」
只有中三程度、原本任職家庭用品推銷員的杜小姐失業兩年,現時偶爾在百貨公司做兼職,她形容自己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已停用手提電話,甚至車錢也慳得就慳。家住黃大仙的她說:「依家陘琱h費真係好貴,平日我返荃灣做兼職,放工後搭車去到新蒲崗,再行大半個鐘返屋企。因為轉車虜隉A會用多}車費,食飯就會等放工返屋企至食!」
除低學歷人士搵工困難外,大學畢業生也一樣找不到工作。在大學修讀資訊科技的Jacky及阿陸,早前曾共事同一間資訊科技公司而成為朋友,現在卻齊齊加入失業大軍。Jacky因嫌棄舊公司人工低,在年初自組公司,但生意不景,每月只能賺取營運費用,令他悔不當初:「我好後悔,但時移世易,我依家想搵工都搵唔到,又番唔到轉頭,惟有捱住先!」

失業者 渴望體諒


二十九歲的阿陸年初才榮升業主,當時月入一萬八千元,衣食無憂,但到七月公司倒閉,頓時失業。「依家我仲有倏,維持到生活,但唔知幾時再有工返,好驚有債主臨門。」他說再找不到工作,即使「倒蝕」,也會考慮出售物業:「我唔想好似一個廢柴咁,要問屋企人v錢供樓。」另一名失業者盧小姐,三個月前被公司辭退,她慨歎找工困難,看過舞台劇《廢柴》後,心情才輕鬆不少。
負責揀選「幸運兒」出席分享會的《廢柴》編導黃智龍表示,公開招聘失業人士是希望能透過求職信,更了解香港的失業問題,未料到二百元的車馬費,會有如此吸引力:「其實偎S金咁少,我戊ㄕ繾屭鴗狨傚搹n,可想而知,香港艇8~問題有幾嚴重!」
雖然六十多人中只選出十位,但當中不少落選個案亦令人十分心酸,當中包括失業者遭女友拋棄,亦有一家之主無力照顧家人、心生內疚等。黃智龍說,這班失業人士願意講述自己的感受,二百元酬勞是原因之一,但他們心底G亦渴望一訴苦悶,希望獲得親友體諒,不想孤身面對失業困境。

喜劇《廢柴》發人深省


    版 權 所 有© 2002 Orisun.com (HK) 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