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財金…財金評彈

《郎評》
中旅多元化經營事出有因(四之一)

文: 現任香港中文大學、北京長江商學院財務學講座教授 郎咸平23/03/2004

港中旅國際投資有限公司於1992年7月21日成立,隨後收購香港中旅貨運有限公司(主營鐵路運輸、公路運輸及貨物運送)全部股權,及深圳錦繡中華發展有限公司(主營中華微縮景區及民俗文化村)51%股權。
1993年中旅開始酒店業務及繼續發展旅遊項目,於1993年購入香港中旅港澳遊管理有限公司、京港酒店及星港酒店。其後再收購深圳錦繡中華、民俗文化村及世界之窗三個景區的股權。1996年集團壯大酒店網絡,於1996年10月以代價9.1億元向香港中國旅行社有限公司購入京華國際酒店,增強酒店業務的規模。集團又拓展內地運輸業務,於1996年6月在深圳成立深圳香港中旅貨運有限公司。集團亦進一步發展內地客運業務,1997年3月與母公司簽訂協議,收購經營粵港過境客運及包車業務的香港中旅汽車服務有限公司全部權益。
中旅收購影響股價表現

旅遊收益受周期影響


可是,旅遊業務的收益受經濟環境影響相當大,導致中旅的盈利隨經濟周期起跌而波動。1997年發生的亞洲金融風暴,對香港旅遊及酒店業均帶來沉重打擊。根據香港旅遊發展局的統計,香港旅遊業在1997年的總收益較96年下跌16.6%。於1997年香港回歸之後,中國政府為保證香港特區穩定,加強對內地人士來港限制,令97年間內地到港遊客大幅減少。中國政府在此期間同時限制到深圳特區旅遊人士數目,令中旅的深圳景區業務亦受影響。97年起深圳市實施內、外賓統一票價制度,加上天氣反常及回歸期間中國政府限制到深圳特區旅遊人士數目,使入園人數下降,錦繡中華及世界之窗盈利均呈下跌,尤以世界之窗跌幅較大。景區業務於97年的利潤比96年減少43%。旅遊及休閒業務於97年為中旅帶來之整體盈利,較96年減少24.1%。
97及98年為香港酒店業罕見的困難期。受金融風暴衝擊,97年本港所有酒店平均入住率只達76%,比96年下跌12%,其中以中價酒店跌幅最大。為維持入住率,各酒店紛紛大幅調低價格,令同業競爭更劇烈。中旅國際之酒店平均房價從1997年的659元,下調至1998年的342元,令1998年酒店業的總收入較97年大大減少。中旅酒店業務在1998年間更失去97年的全部盈利。

核心業務受挫須變陣


中旅的貨運業務97年利潤較96年下降40%,業績倒退主因在於內地口岸不斷開放和完善,貨物由內地口岸直接進出,大大減低進出口運輸成本,海運及公路運輸費用亦較鐵路運輸低,使進出香港的鐵路貨運總量持續大幅下跌。客運業方面,97及98年直通巴士及過境租車業務均不斷下跌,令中旅的客運業務出現虧損。
面臨這些核心業務困境,中旅國際試圖透過一連串集資及進行多元化收購活動,以提供穩定現金收益及盈利貢獻,彌補核心業務業績下降。收購目標包括收費公路、電廠和物業發展。於1997年1月,當時的中旅集團董事長朱悅寧表示,中旅在96年配股集資33億元,除了發展「主業」和「祖業」外,並會從事基建業務。
朱悅寧認為投資基建業務並無不妥,因為基建業務的回報率高,可達兩成或更多,甚至不似旅遊業般有季節性局限。他又指出中旅會積極收購酒店和物業,包括位於香港和內地的。日後完成若干收購後,在適當時就會分拆上市。
1997年是集團成立以來經營最活躍、完成項目收購最多的一年。透過觀察中旅宣布收購時對其股價之影響,可知市場對中旅收購的反應。為了去除大市的影響,股價的變動以股票的累計回報率減去大市的累計回報率,但以下通稱股價的變動。中旅的收購活動大致可歸納為「核心業務」和「非核心業務」兩類。核心業務包括旅遊及旅遊配套服務如主題公園和酒店等,非核心業務是和旅遊業務無直接關係之行業如物業發展和基建項目等。根據中旅的歷史股價顯示,每當中旅宣布和核心業務有關之收購或投資時,股價都會上升,顯示市場認同該類型活動。相反,當中旅宣布收購非核心業務時,股價大都下跌,反映市場擔心非核心業務對中旅盈利有負面影響。

中旅國際多元化經營檢討(四之一)
本文是在郎咸平授指導下由陳麗薏、陳美恩、袁添濠、溫達明和馮浩麟所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