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財金…財金對談

賭與酒如影隨形

 23/02/2004

詹培忠一生與賭結下不解之緣。昔日在澳門賭場留下無數足印的他,更不諱言每周必會探訪這位「老朋友」,銀碼上落之大,令人側目。近年,在澳門的賭桌上,已甚少發現其蹤影,原因是他已有新戰場-賭船,詹培忠說由於每次上賭船均與妻子同行,故出手較以前有分寸。「我識賭錢,但唔爛賭,亦唔會『磨爛蓆』,一輸就停,而且好有節制。近排轉去賭船,因為我同老婆都鍾意坐郵船,行李不用搬來搬去。」

今 日 相 關 新 聞 ﹕


  • 詹培忠:拉多一次未驚過!
  • 「牢獄之苦就當減肥」
  • 炒股撒手弇k錢即走

  •  

    夫妻同心 漫步下半生

    他又說:「我同老婆都鍾意去旅行,去旅行時最鍾意行路,試過一日行兩萬幾步,絕對係一個紀錄,一個人平均一個鐘行3,000多步,兩萬幾步即係要行七至八個鐘,行咁耐都幾得意。」
    兩年後,詹培忠便滿六十歲。自言熱愛行路的他,漫長的人生路已走過一半,餘下的路他希望能好好享受沿途風光,除繼續與老伴到賭船消遣外,還愛品嘗杯中物。「我鍾意飲酒,但另一方面我知道會影響健康,所以已經飲少},一次最多飲三支,尋晚都飲}兩支,好多立法會議員同我飲,飲完佢斥言h開會,然後仄|上亂講禳A唔係幾好。」

    炒股撒手弇k錢即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