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財金…財金對談

「牢獄之苦就當減肥」

 23/02/2004

不過,對於被判當日的情景,他倒記得一清二楚。「當日要押我到荔枝角(羈留所)等結果,就知道佢央]法庭)唔會放過我,結果星期一宣判要入獄。去荔枝角膜擃Y八月一號(周六),朝早仲見到董生(董建華),我同佢話董生,唔使搞到咁大件事w嘛,如果唔想我做立法會議員,我咪退出囉!佢問我幾時判,我話一陣判,佢猛話無事無事,我話唔係飽A有事飽I佢唔應該話我無事,應該話詹生我好同情你,但係香港蒂甈F、立法、司法三權分立,假如有日我有特赦權,你就會無事!」
詹培忠被判入獄三年,上訴獲減刑至一年。「所有健全舅H入到監都要做工,最好就派去廚房做,有好多躑飽A佢央]懲署)派我做清潔,只係清潔自己間房,地方好細,但都有幾百呎,叫做有偺S別照顧,一個禮拜用地拖拖兩、三次。入去時我有163磅,出痡o番138磅,依家160磅。入面(監獄)真係無躑飽A丰X面食慣嘛,都好腹A當減肥!」
對這段獄中生涯,詹培忠仍耿耿於懷:「我知坐過監對我參選有影響,但好多名人都坐過監,好似曼德拉、鄧小平、金大中、呂秀蓮,有邊個未坐過監?我坐過監都敢企出琚A其實畀到香港人一個好好萵狴隉A就算失業、負資產,都唔使驚,只要肯努力,就會收復失地,好似我咁!」

今 日 相 關 新 聞 ﹕


  • 詹培忠:拉多一次未驚過!
  • 賭與酒如影隨形
  • 炒股撒手弇k錢即走

  •  

    與證監恩怨未了斷

    「入番立法會,我要政府檢討留案底落謍蛂A現在有人權法,要講人權,無理由法庭一判就一世留案底,永遠打唔到政府工,其實可以判五年刑,放監後再留五年案底咪夠囉,畀個機會人尼儮L自新嘛!」這個機會大概應包括詹培忠在內。
    詹培忠說若他在立法會成功出線,將與證監會繼續抗爭下去,兩者的糾紛似乎至今仍未完全畫上句號。「證監權力過大,我從來都覺得不妥,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何解要班經紀活在白色恐怖之下,搞到個個一見到證監都怕得要死。我奶j家有份畀印花稅,證監就將我扑竀擏瞗A我一定會與證監對話,唔係搞對抗,只係爭取應得腹A就算佢巧啈h我一次都係咁話,我未驚過!」到底這齣續集的劇情將會如何發展?情節會否高潮迭起?還是最後草草落幕﹖九月自有分曉。

    後記:戰場宿敵

    這邊廂詹培忠高調宣示參選決心,另一邊廂的胡經昌與馮志堅,卻甚少主動談及選舉一事。市場不斷傳來金銀業貿易場理事長馮志堅出戰之聲,但當事人一直貫徹不置可否的態度,僅說會積極考慮。至於胡經昌,有傳他轉移陣地借中總代表議席出戰,但已斷然否認,因他是現任金融服務界代表,不論最終成敗與否,亦勇於面對,絕不會突然轉投另一界別。

    賭與酒如影隨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