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財金…財金對談

潮州怒漢再戰立會 續與證監抗爭
詹培忠:拉多一次未驚過!


 23/02/2004

人生如戲,一句老套得令人皺眉的濫調,但套用於潮州怒漢詹培忠身上,又確實貼切不過。生於潮州地主之家,十歲來到香港,二十多歲已當起老闆來,首次榮升車主時已有司機侍奉左右,年年與太太遊埠享受人生。有金牌莊家之稱的他,曾於股海上興風作浪;不過,詹培忠的一生亦會有風雨飄搖的時刻,他曾因為一句「十個女人十個都係雞」,瞬間成為女性的公敵;九八年他更因串謀不知名人士偽造文件罪成而淪為階下囚,在囹圄中嘗盡人情冷暖。今日,他正整裝待發,誓要重返立法會。詹培忠說有信心演好這齣戲,只因他堅信自己才是真命天子,對手不過是配角而已。看來,五十八歲的詹培忠,仍想有好戲在後頭。

今 日 相 關 新 聞 ﹕


  • 「牢獄之苦就當減肥」
  • 賭與酒如影隨形
  • 炒股撒手弇k錢即走

  •  

    距離立法會選舉尚有半年時間,但詹培忠已急不及待部署參選工作。他的辦公桌上有一份名單,全是那些仍未登記的金融界別選民資料,他正準備逐一打電話給他們「打招呼」順道叫他們登記;他掏出口袋G的記事簿,內有兩百多個「老友」的電話號碼,打算向他們拉票;他籌組了助選團,連政綱都準備好,毋須記者開腔已主動報料。可以做的他都做足一百分,無非為重奪當年失落了的立法會議席。

    全力反撲 戰敗或退隱

    九八年立法會選舉,詹培忠、馮志堅及胡經昌三人角逐金融服務界代表議席,最後詹培忠僅以八票之微擊退馮志堅。詹培忠估計,九八年的賽果將於今年的選舉中重演,不同的只是票數上的差距。「整個界別合共有500多票,打個八折都有400幾人投票,我估馮志堅v到30票,始終佢不在中銀國際嘛,總會差少少,剩番落矞鉽郗v到200票咪贏囉,唔難飽I我好有信心,但無謂講得太多,費事人斥雱琱擦擦唔選我咪死!」詹培忠曾經說過,在哪G倒下來,就要在哪G站起來,若說這是他的寫照,即使不中亦不遠矣。
    市傳自由黨將會派出馮家彬加入金融服務界的戰團,馮家彬是新鴻基證券老臣子,與詹培忠頗為熟稔,詹培忠口口聲聲說馮家彬不會出戰,反而令人覺得他最在意這位老朋友的意向。「佢唔會選飽A怕輸嘛,雖然佢聲稱有不少具實力的人士支持。如果佢去(參選),對我會有影響飽A因為有假撥|去}佢度,但佢應該不會去。」他又說:「輸}都無所謂啦,如果人平讔曋N我,咪認命囉,可能人汁控o我無十幾年前咁靚仔呢,但我諗未必輸腹A應該未必!」
    一生與賭結下不解之緣的詹培忠,似乎跟一般人口中的賭仔性格不盡相同,嗜賭的人總有一股狠勁,把輸贏拋諸腦後,賭桌前亦不會進退失據。詹培忠的矛盾之處在於一席話:「老實講,如果今次輸},亦不得不隱退。」假如真的一語成讖,四年後怒漢再戰江湖的情景應不復再。

    命中注定受此一「坐」

    詹培忠九八年因偽造文件罪成而被判入獄,雖然他不斷說「命中注定要受此一坐(坐監)」,但至今仍是氣難平,五年後的今日,他始終認為自己受了冤獄。「我呃勘A囌菕H……點串謀﹖連佢戊ㄧ靮Y不知名人士啦!」說時語調激動得有點走音。
    「成件案我從無想過會輸,偽版x都不認為我會罪名成立,我有六條控罪,個死人法官提議陪審團判晒六條成立,如果真係判晒,起碼坐十幾二十年,好彩後尾只有最輕的一條成立!」

    「無怨無恨,何來報仇」

    他的不忿,令人覺得他矢志重返政壇的誓言,復仇意味甚濃。「我再來,政府就驚,梗係以為我報仇啦,我知有部分官忌我,唉!點解要返來報仇,試問我何仇之有﹖我舅葴A不知幾平靜,我無怨無恨!」他說:「我返立法會係因為香港需要我把聲,你去訪問60個立法會議員,個個都歡迎我返去!」九八年被判入獄後,其立法會議員資格即時被褫奪。
    詹培忠入獄前做了七年半立法局議員,地位尊貴,一下子淪為階下囚,對此要他憶述當日聞判時一刻的感受,他怎樣也形容不到,只重複說:「入去(坐監)已是事實,唔想都冇符。」

    「牢獄之苦就當減肥」

    詹培忠一度是叱牧挩穠滬毓酗H物,並號稱金牌莊家。
    詹培忠簡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