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財金…財金評彈

加強監管保薦人刻不容緩

文: 香港中文大學財務學系副授蘇偉文20/02/2004

標準普爾在二○○一年十一月發表的亞太地區一百家企業透明度評級中,香港總體評分僅與中國、南韓、泰國及馬來西亞相若,落後於新加坡及澳洲。二○○一年里昂證券更將三家本地主要企業列入新興市場公司管治最弱的二十家大型企業,香港的公司管治水平如何,讀者都應該心G有數。
最近英國《金融時報》及美國《華爾街日報》分別對香港證券市場的監管問題提出尖銳的批評,令人痛心的是,該兩份財經界重量級報章的文章標題分別是「香港股市有沒有遊戲規則?」、「香港股市監管改革一拖再拖」。近日,創業板上市公司艾克國際的「無人駕駛」事件,更凸顯香港整體監管水平的不濟。

海外媒體質疑監管水平


二○○四年二月四日,艾克國際股價突然急跌35%,成交激增,由於股價表現異常,港交所一如以往,要求艾克國際澄清股價及成交不尋常波動原因,但港交所一直無法聯絡該公司的管理層。直至翌日早上,證監會派人到該公司,發現艾克已無人經營,港交所隨即勒令該公司停牌。
艾克事件事前也不是完全沒有任何蛛絲馬翩A艾克在二○○一年由京華山一保薦上市,但一年後就頻頻更換核數師和執行董事,業績也每況愈下,去年前九個月虧損額更是高達1,164萬港元,京華山一在兩年保薦人期滿剛不久,艾克便出現管理層集體失蹤,更令人不禁質疑保薦人在這事件中扮演的角色。
目前創業板上市規則規定,新上市公司有兩年的強制保薦期,在這段時期內,保薦人須就上市公司持續遵守上市規則提供意見,並以顧問身份預先審閱上市公司的通告。但保薦期過後,保薦人的「保養期」也告屆滿,理論上保薦人不用負上責任。問題是,即使保薦人失職,沒有專業地監督韝W市公司,只要上市公司繼續運作,保薦人也不會給人責難。而且,兩年的保薦期是否過短?過短的保薦期會否造成保薦人推卸責任的機會?
而且,保薦人制度明顯存在利益衝突。現在制度容許保薦人發掘有潛質的公司,經保薦人輔導後,符合上市條件便可申請上市。問題是,協助上市是保薦人的主要收入來源,保薦人有財務上的誘因去安排公司上市,而當中少不了有「害群之馬」—有的保薦人為了生意,利用「創造會計」伎倆,安排本來不合資格的公司上市。有些甚至不惜串同或導公司管理層弄虛作假,早些時候歐亞農業和數碼庫已經使人對保薦人的作用產生疑問。
了解保薦人在公司申請上市的作用,港交所和證監會於去年五月三十日聯合發布了《關於保薦人和獨立財務顧問監管規則的諮詢文件》,建議在主板和創業板實行統一上市保薦人制度、要求保薦人就招股書上資料的準確性做好「盡職審查」並簽署確認、設立保薦人的「黑名單」制度和另設《操守準則》列明保薦人的專業責任。諮詢期過後,129份以業內意見為主流的回應文件中,大多數反對加強規管保薦人,面對業界的反對,香港監管當局在加強規管保薦人的工作上毫無進展。

英國實行終身保薦人制


反觀其他市場,英國的Alternative Investment Market(AIM)實行了終生保薦人制度,即是公司一天在市場上市,保薦人就要監督騤茪膝q,使股東有了多一重保障。中國證監會更於二○○四年二月一日起實施對上市保薦人極為嚴謹的管理辦法,要求保薦人對招股書內容的準確性、公司上市後的盈利表現等負上責任。相對之下,香港在規管保薦人方面明顯乏善可陳。
筆者以為,嚴謹的市場監管是一個成功股票市場最重要的元素,對香港而言,良好的監管水平便是本港致勝的品牌。為甚麼國內公司要選擇在香港上市?這是因為香港目前的監管水平仍比國內優勝,國內公司一旦可以獲准在香港掛牌,這意味騛儭茪膝q質素一種「背書」作用,而這正是國內公司願意付出高昂上市費用來港上市的原因。現在,一連串的監管問題使人擔心投資者會否因此而不來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