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蘭禁區笑聲背後

02/12/2005
文: Penny


}蘭─永遠掛饈漁e於人前的女孩,擁有典型的白羊座樂觀性格。翻查她的資料,圍繞她的離不開音樂;直至最近被人揭發有一個孖生細妹將入樂壇,家事才開始受人關注。幼年時父母離異,十歲始與親生父親及親妹重逢,多年來母女關係疏離,成了童年的傷痕與遺憾。這個笑容背後的禁區,這天我們闖進去了,發現仍是一片笑中藏淚的地方。

}蘭的笑容,是失落童年的補償!

外表好鬼妹仔的Janice,笑容永遠保持韝戙u燦爛,但笑容背後卻隱藏韝@個不快樂的童年。父母早於她出生不久便離異,Janice直至十歲才第一次跟親生父親及孖生妹妹見面,也許因為這個原因,她很少提及家人,只知她擁有韓國、菲律賓及中國人的血統,有個孖生妹妹Jill,其他的似乎已是她的禁區,閒人勿進。

破碎童年
說起家庭,Janice收起平日的笑容說:「我同妹妹雁輕銗X世後,父母便分開。媽咪帶我返韓國,孖生妹妹就跟爹弁d雁輕銦C」在韓國生活的日子,與父親關係疏離,只靠書信溝通,Janice帶點無奈說:「細時會寫信畀爹央A叫佢寄衫畀我,但佢冇見過我,以為我同妹妹尺寸一樣,但其實我比妹妹肥,所以寄絟鬼m都唔荀鞳C」

在韓國生活了五年,母親帶Janice回香港,於十歲時母親轉往日本生活,Janice便留在香港跟父親及妹妹一起生活。Janice還記得第一次見到孖生妹妹,親切感油然而生,她說:「當我第一眼見到佢,就已知道佢係妹妹,個感覺好自然,但同爹打N好耐都唔慣,不過相處咁多年後,依家溝通好好多,雖然唔會講我愛你,但大家會明腹C」

母女疏離
至於母親,Janice十歲時與她分別後,再見母親已是她十六歲的時候,而最近一次見面亦已是兩年前,彼此間不覺已築起厚厚一道牆,她說:「唔係好了解媽咪,有時打電話畀佢,會好想問佢鍾意乜鷗C色。」厚厚的隔閡令Janice聲音變得哽咽,眼泛了一點淚光。Janice說:「細時會諗點解只得媽咪,但我唔敢問,後皒繺f爹它瞴A佢又冇答我。課外活動,個個有父母陪住,但我就冇,我有嬲佢央A心G面會問點解佢平n分開,依家大個},會諗如果分開佢扒}心陛A都係好事。」

破碎的家庭背景,未有令Janice對婚姻失去信心,反令她更渴望建立一個完整家庭,她說:「我希望有一個好正常葬a庭,做爸爸虞|好嚴,做媽媽就代表愛。」

Janice 歌聲打動母親
父親是音樂人,Janice受到感染而愛上音樂,

父親還曾出錢幫愛女租錄音室錄Demo,助圓歌星夢。可是當母親知道Janice要做歌手,卻極力反對,Janice說:「佢唔鍾意我入娛樂圈,因為唔想我行番爹弗籪禲A到依家佢都冇睇過我階x上演出。」雖然母親反對,但當歌手是她從小到大的理想,憑颿H念,最終也得到母親認同,Janice說:「我出}唱片後即時寄}畀佢,佢讚我唱歌好聽,膜@刻真係好開心。」

今年樂壇湧現不少唱作新人,唱片銷量更勝過不少舊人,憑馦╱聲線加上黎明撐腰,難怪Janice被人看高一線,她坦言有高處不勝寒的感覺,並說:「我驚升得咁快,跌得會仲快,因為今年新人競爭好大,,但我無擔心,知道唔係由我話事,只會盡力唱好偕q,畀心機做好音樂。」跟她十分相像的孖生妹妹Jill即將加入樂壇,Janice笑說:「我覺得兩姊妹一齊入樂壇幾好呀!好似Soler咁,哈哈。一定會同佢合作,應該會好好玩,因為大家好有默契。」



       







Janice燦爛的笑臉背後,隱藏馧\多遺憾與傷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