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娛樂…本地娛樂

不幸接二連三在司棋姐身上發生,但她卻勇敢面對。

《抗癌勇士》
子宮癌推向生死邊緣
李司棋:死亡不可怕!

文: 吳家樂26/09/2003

不幸大概都愛接二連三,曾經歷過離婚、患子宮癌到鼠蹊骨爆裂的李司棋,由外到內逐步被侵襲及剝奪時,發現痛苦原來有個極限,反而意志力才是深不見底!由始至終都獨自承受、面對創傷的她,把悲傷看透後,這天彷彿重生,並分享心路歷程:「死亡不再可怕!」

千禧之前的第一關
李司棋一開腔即說:「簡直係一個警鐘響起!」回想當日初聞噩耗,雖已事隔四年,畢竟曾跨過生死,即使此刻坐在舒適的梳化、呷馦M香的熱茶,心跳呼吸正常,心G卻難免仍有餘悸,每個細節仍如斯緊扣、清晰得彷彿回到眼前。

孤身抗戰忐忑不安


司棋姐像訴說別人的故事,但也難掩絲絲黯然,她說:「其實遠在93年間,醫生都叫我留意身體有個纖維瘤,不過我冇點理,後來更不了了之。直到99年初,覺得唔舒服驗身,結果有日隍A裝間接到電話,化驗所話我生『子宮癌』,蔑}我好似火燭咁!成身好虷n滾!不過我選擇繼續入廠……無論點都好,膘镼撥d清楚件事,始終要工作飽I」
司棋姐再冷靜也是人,尤其在毫無徵兆下,加上身邊再沒丈夫、女兒的支持,孤身抗戰,內心極是無助,她說:「等報告蓬X日好辛苦,夜晚收}工,一個人陲峊禶|不斷諗禳C『冕a細胞會唔會擴散}?我會唔會咁好彩冇事?』個人反覆咁掙扎、心情七上八落!但又唔想太張揚,最後選擇同某個友傾訴,大家一齊祈禱,蓬X日可以話一生咁長!」
經過忐忑不安的數天,要來的始終要來,猶幸這份報告帶來「喜訊」,司棋姐說:「原來係癌症第一期,個人當堂鬆晒、冇事啦!咁就更加唔使同人講!到件事通晒天後,阿毛(毛舜筠)打痟N鬧!我一向就係咁,唔會小小事就諗到好壞;反而會掉轉頭,有乜好霽N推到好好!起初仲同醫生講:『割}佢(子宮)咪得囉!乾手淨腳!』點知個療程咁恐怖菕I」

上午開工晚上電療


重提首次接受電療經過,就連倔強「硬淨」的司棋姐都心情激盪,她深深地吸口氣才說:「做之前我冇乜壓力,心諗(療程)又不痛不癢,有乜好驚!蔭犮譓茗窄}始項運動,習慣夜晚收}工去海濱跑步,希望瘦身兼Relax……點知第一日接受電療後,就連起身落床都冇力,個人好似空晒咁!即使行幾步路過醫生房都冇Energy(能量),膘閫琤知自己係病人,好虛弱、好無助!」
話雖如此,熱愛工作的司棋姐還是撐下去,畢竟她是「善姨」、是《真情》的支柱,她續說:「我唔可能走}去休養,惟有開工時少偭錢禳A養精蓄銳囉!冇話頂唔到腹I最好笑有次請}幾日假,接受放射性治療,期間辛苦到食唔落禳A搞到個樣『凹』晒,返到去大家問我乜襯ヾA好似瘦陞礞W鏡喎!於是我仲計畫減肥添!」司棋姐如常白晝拍《真情》,治療休養則推到黃昏及靜夜,持續了好幾個月,事情似乎告一段落。

千禧之後的第二關


生命從來不會是直路,有些人更迂迴得難以置信。捱得過肉體及精神上的煎熬,原以為已麻木、營役過了,卻原來只是序曲,更多難以想像的正在潛伏,司棋姐歎口氣說:「當初我好無知,根本唔知道電療造成舅ずヰ哄A可以殘留債擗漱郎~。2000年,後遺症逐漸出現,開始時先有骨質疏鬆症,但係我唔知事態嚴重,仲去張家界旅行,每日行三、四個鐘,返琱S做舞台劇,底子差加埋咁多勞損,卒之搞到鼠蹊膘漹灠延蘡},脊骨又有一、兩節裂埋,令我動彈不得,籗}三個月,承受接二連三葬彌恁I」

「醫生比我難過」


樂觀去看,既然經歷過一次,「下次」應有本領面對。2000年9月,醫生說李司棋的癌細胞可能擴散、也可能患上另一種癌症,聽罷不禁有點心驚膽戰,但她很快冷靜下來,並說:「有冇搞錯!我明明係第一期,仲一直有婦科醫生Follow,點會咁飽H之後就好冷靜咁諗,都第二次啦!我唔怕再打仗,如果死亡逼近,我都有晒計畫點做,反而身邊葵B友、主診醫生比我難過,要我安慰佢央I」
結果證實是虛驚一場,她說:「Cancer並非好大不了,死亡亦都不再可怕!只係Cancer帶來種種疑雲,令人活雁垠奕掉v之下,先至認真得人驚!」患病初期,醫生說過五年內沒復發,才算完全康復。司棋姐今年踏進第五個年頭,但以後又可在預算?這無疑是場畢生的抗戰。 (明天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