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災成鬼域
太平山街死得人多怨氣重

31/10/2005
文: 五鬼


禽流感疫情在泰國及印尼急速擴散,內地多個地方也相繼出現疑似病例,未來一個月是候鳥遷徙高峰期,禽流感似有風雨欲來之勢,屆時香港的醫療體系必定面臨衝擊。香港開埠初期,也曾因疫症及醫管問題而導致滿城風雨,而巧合地兩次也發生在上環太平山街,究竟內G是否另有玄機呢?

太平山街一帶為早年華人聚居地點,早年發生的多宗事件,令該處充滿怨氣。歷史遺留下來的片段未隨城市建設而淡化;縱使目前該區已逐漸高樓林立,但久存的靈體仍會依附在其他舊物之中……

廣福義祠 人間地獄
建於清代咸豐六年,在上環太平山街與磅巷交界的廣福義祠,當年集供奉遊魂、暫放靈柩、提供暫宿及義診服務於一身,生人與死人同宿,}生情況惡劣,嚴重影響附近居民。在一八六九年經報章廣泛報道及形容其為「人間地獄」後,事件造就了香港第一次醫療改革;於一八七二年在上環普仁街建立了第一所華人醫院——東華醫院,並取代了廣福義祠的義診服務。

爆發鼠疫 洗大平地
而在一八九四年,人口稠密的太平山街區域爆發鼠疫,多人染病而死,為了消滅鼠疫,政府派人逐家逐戶為該處居民洗地,這就是「洗太平地」一詞的由來。此時有一位海陸豐籍居民將一北帝神像拿到街上供其他人參拜,祈求消除瘟疫,不久疫情果然受到控制,自此每年在太平山街皆舉行打醮,以消災解厄,並超度亡魂。其後長洲有居民請來這位北帝在長洲出巡,這就是長洲太平清醮的由來。其後太平山街一帶的房屋,也因是次鼠疫而拆卸重建。

必列者士街 戰時軍營
另一方面,毗鄰的必列者士街,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曾是日軍的軍營。傳聞於一九四五年,日本無條件投降時,許多日軍寧死不屈,集體在軍營中自殺,怪異傳聞亦由此而生。

傳聞一:唐樓群鬼敲門

某夜,一位住在普仁街唐樓的住客正在家中熟睡,忽然聽到有人敲門。他心正疑惑這麼晚誰會到訪之際,打開舊式木門的防盜眼一看,赫然見到有很多人擠在門外狹窄的梯間,他立即意識到門外的是靈界朋友。他心G慌亂,但人急智生,立即打電話報警。當年的警帽上還是皇冠徽章,因為皇冠煞氣大,所以警察到場後便甚麼也見不到了。

傳聞二:靈體醫院穿閘出入

在東華醫院內,有一條由醫院道通往普仁街的長樓梯,該樓梯途經醫院的員工宿舍及殮房,熟門路的街坊也常常取道上落。在夜間,醫院道的大閘會鎖上,但有街坊不時見到有靈體在梯間往來,其身體甚至穿過鎖上的大閘出出入入!

傳聞三:日本鬼兵步操

在夜深時,有住在必列者士街附近的居民曾聽到打鐵聲、軍隊步操聲、甚至說日語的對話聲,更有人望往街上,見到日本軍旗旗海飄揚。而在中華基督青年會這幢一九一八年建成的建築物內,亦不時聽到陣陣哭泣聲,甚至見到內G有一排接一排的日本士兵在步操。

上環廟宇 成鬼蒲點
在上環太平山街一帶,以往曾有多人死於惡疾,雖然廣福義祠(百姓廟)供奉了地藏菩薩和濟公活佛,而牆上亦奉設了十王殿的神龕,好讓這些掌管地府或「關心基層靈體」的神祇能夠賜福死者。

但該處凝聚極深怨氣,多年來也未能盡散,而且該處廟宇林立,除了廣福義祠(百姓廟)、更有水月宮,前臨香火鼎盛的文武廟。廟宇附近陰氣重重,靈體最愛於此處聚集。

另一方面,儘管老化及過氣的古舊建築物繁多,但靈體眷戀舊物,也貪其易於依附,所以也因此成為靈體最愛「蒲點」。

政府醫療政策不當,反應遲緩,塗炭生靈,怨氣凝聚,古有兩次太平山街事件,近有SARS肆虐,受苦的只會是民眾。現在禽流感迫在眉睫,}生部門要打醒十二分精神喇!

       



東華醫院正門
這G是太平山街的現址,這G在當年因為鼠疫死了很多人。
在夜間的時候,有人曾在必列者士街看見日本軍旗旗海飄揚。